南京大学 - 话题

多考了三五分
查看(799) 回复(0)
小白杨
  • 积分:482
  • 注册于:2010-08-02
发表于 2010-11-11 00:12
楼主
研究生院的草坪里,横七竖八停泊着学生们的破单车。车里装载的是些破书,把车身压得
很低。挂在车把手上的书袋在春风里吹拂下,一漾一漾地,似白色泡沫,真像这船和那船
间没了空隙。院门上去是只容两三个人并排走的过道。研究生院就在过道的那一边。朝晨
的太阳光从破了芽的白杨树枝上斜射下来,光片子落在门外晃动着的几个头发稀疏的脑袋
上。


  那些学生们大清早骑车出来,到了草坪,气也不透一口,便来到学院前占卜他们的命
运。“单科55,总分325。” 研招办的先生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。“什么!”学生朋友几
乎不相信他们的耳朵。美满的希望突地一沉,一会儿大家都呆了。“在去年,你们不是只
要50么?”“45分也有过,不要说50块。”“哪里有涨得这样利害的!”“现在是什么时
候,你们不知道么?各处的学生潮水一般涌出来,明年还要涨呢!”

  刚才出力踏车犹如赛快艇似的一股劲儿,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。今年蒙
教育部照应,数学简单,英语也不难,纵是陈先奎没有压中政治题,每门课也多考了三五
分,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。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,却得了比往年更坏的课兆!“
还是不要考**的好,我们去考别的学校吧!”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。“嗤
,”先生冷笑着,“你们不考,人家导师就饿死了么?各地方多的是大学生,甚至中专生
,在职生,头几批还没有录完,火车又拉了几车皮来了。”中专生,在职生,那是不用担
心的事情,仿佛可以不管。而不考那已经考毕了的学校,即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
了。怎么能够不考呢?学校那方面的课是要上的,为着做论文工,买资料,还有本校的女
朋友,该下的工夫是要下的。

  “我们调剂到**大学去吧,”在**,或许有比较好一点的命运等候着他们,有人这么
想。但是,先生又来个“嗤”,捻着稀微的短髭说道:“不要说**,就是调到天边去也一
样,我们全国公议,今年的分数线是单科55,总分325。”“到**大学去没有好处的,”同
伴间也提出了驳议。“这里到**要坐几天火车,也不知道他们要我们多少学费。就说依他
们,那里来的现金钞票?”“先生,能不能降一点分?”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。  “降
一点分,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。我们这研究生院是将本钱来开的,你们要知道。降低
一点,就是说学校要白给你们钞票,这样的傻事情谁肯干?”“这个分数实在太高了,我
们做梦也想不到。去年的分数是50,今年的分数又涨到55,不是你先生说的,45也招过;
我们想今年总要比55少一点吧。哪里知道竟然是55!” “先生,就是去年的分数,50吧
。”“先生,读书人可怜,你们行一点好心,少要一点吧。”另一位先生听得厌烦,把嘴
里的香烟屁股掷到过道里,睁大了眼睛说:“你们分数高,不要考好了。是你们自己来的
,并没有请你们来。只管多噜苏做什么!我们有的是学生,不招你们,有别的学生来考。
你们看,草坪里又有几十辆车停在那里了。”

  三四十个脑袋从石级下升上来,脑袋下面是浮现着希望的酱赤的颜面。他们随即加入
先到的一群。斜伸下来的光片子落在他们的破校服的肩背上。“听听看,今年什么分数。
”“比去年高多了,要55!”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嘴脸。“什么!”希望犹如肥皂
泡,一会儿迸裂了三四个。希望的肥皂泡迸裂了,装在肚子里的知识却总是卖不出;而且
命中注定,只能考这一个专业。学院里有的是生源,而破校服的未来正需要做一个研究生
。在分数的高和低的辩论之中,在分数涨和降的争持之下,研究生院的草坪真个人翻马仰
了;单车倒了好些,挂在车把上的书袋也开了书散了一地。旧校服朋友把自己学到的知识
,想来换一个抬高自己的援救声身份。“先生,帮我调剂,拜托您,不行么?”这么好的
分数考不到学校,又被他们训斥了一顿,怪不舒服。

  “乡下娃子!”带着戒指的手放在鼠标上,鄙夷不屑的眼光从眼镜上过投射出来,“
一分就作一分用,谁想抬高你们一分?我们这里没有调剂,只要现成的。”“那末,就给
成绩单吧。”从常例上说,知道这成绩单也是没有用的。“吓!”声音很严厉,左手的食
指坚强地指着,“现在是电脑世界,上网查分,还有什么成绩单?”不要这成绩单,这也
就算了。并且谁也不想问个明白;大家看了看对方,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,便把
手塞进破校服的空口袋里去了。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研究生院,另一批人又从草坪跨上来
。同样地,在院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,赶走了开春以来望着绿树新芽所感到的快乐。同
样地,把万分舍不得的离开研究生院的草坪,骑上那破烂破烂的单车。

  校园里见得热闹起来了。破校服朋友今年考研来,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。满婷香皂用
完了,须得买一块半块回去。电话卡要带一张。铅笔向着学校小商店里去,要贵很几个铜
板,太亏了;如果几个人批发一版分来用,就便宜得多。陈列在橱窗里的花花绿绿的手机
听说只消几百块钱,大家早已眼红了许久,女友也跟着一同出来,自己几件,她就几件,
都有了预算。难得今年教育部照应,考试多考这么三五分,让一向捏得紧紧的心稍微放宽
慰了一点,谁说不应该?买书,借书,考研培训班,总算对付过去了;对付过去之外,大
概还余得几大毛吧。在这样的心境之下,有些人甚至想买一台手提电脑。这东西实在妙,
轻轻巧巧,摆在桌子上,也不  占什么空间;比起去黑心网吧里查资料来,真是一个在
天上,一个在地下。他们咕噜着离开研究生院的时候,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
——这回又输了!输多少呢?不知道。总之,头顶上的阳光没有一丝一毫是自己的了。还
要想方设法去搞什么调剂,人家是否会满意,这要等人家说了方能知道。输是输定了,马
上开船回去未必就会好多少;街上走一转,买点东西回去,也不过在坏心情上加增一笔,
况且有些心情实在不好。于是干脆到街道上看热闹得了。

  他们三个一群,五个一簇,拖着短短的身影,在狭窄的街道上走。嘴里还是咕噜着,
盘算刚才看到的分数线,谩骂那黑良心的学校。女生臂弯里钩着坤包,或者一手牵着同伴
,眼光只是向两岸的店家直溜。女生给漂亮的时装,口红,鞋,以及红红绿绿的内衣,洋
装异服勾引住了,赖在那里不肯走开。“小姐妹,好看呢,时装啊,巴黎时装啊,买一套
去,”引诱的声调,有点肉麻。接着是:——甩,甩,甩,——惨,惨,惨。

  妙,妙,妙,——“降价书籍刮刮叫,五块一本真公道,同学们,带一本去吧。”“
喂,同学,这里有各式游戏卡,特别大减价,八块五一个,足百加三,要不要买点回去?
”万源祥大利老福兴几家录象店伙特别卖力,不惜工本叫着“同学”,同时拉拉扯扯地牵
住“同学”的破衣服;他们知道惟有今天,“同学”的工夫是充实的,这是不容放过的好
机会。

  在节缩预算的躇躇之后,“同学”把手中的钞票一张两张地交到店伙手里了。电话卡
,文具之类必需用,不能不买,只好少买一点。整版的铅笔价钱太不“咬手”,就买吧,
不过还是要砍砍价的。衣服呢,预备买两件的就买一件,剩下的预备给女友买件时髦一点
的。高级一点化妆品拿到了手里又放进了橱窗。真丝的围巾套在脖子上试戴,刚刚合式,
但心理在说“不要买吧”,便又脱了下来,想买MP3简直不也问一价。说不定要一千块八百
吧。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买了回去,别的不说,几个穷光蛋的朋友就要一顿顿地说:“这
样的玩意,你真厉害,花一千块就买这些东西来用。你今天请客是应该的!你们看,我们
这样的人,谁敢用这些东西来!”这要挟也就够受了。女友拗不过久有的欲望,便给她买
了还算便宜的洗发水,洗发水的广告吹得上天,说是洗了发,要它飘就飘,要它逸就逸,
要它千依就百顺;这不但使以前没洗过的女友眼睛里几乎冒火,就是破校服朋友看了也觉
得怪值得的。“同学”还要了一瓶啤酒,向熟肉店里买了一点肉;坐到街边的简便桌子上
,放下七七八八的东西,便开始喝酒。女友在对面吃瓜子。一会儿,这小摊也坐满了学生
,那小摊也坐满了学生,个个人流着眼泪。小狗在敞口朝天的街头跌交打滚,又叼起落在
街面的脏骨头来啃,惟有它们有说不出的快乐。

  酒到了肚里,话就多起来。相识的,不相识的,落在同一的命运里,又会饮在同一的
街上,你起酒碗来说几句,我放下筷子来接几起,中听的,喊声“对”,不中听,骂一顿
: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。“55分的线,真是碰见了鬼!”“去年是非典,准备不好
,亏本。今年算是好年时,准备好了,还是亏本!”“今年亏本比去都利害;去年还50分
呢。”“又得把自己闭关起来了。唉,读书人读不到自己想读的书!”“为什么要考研呢
,你这死鬼!我一定要去就业,去纂钱,去打拼。我不考研了,宁可跑去打工,到东南沿
海去!”“也只得考呀。考才能立刻改变命运。借了四、五万块钱的债来读书,贪图些什
么,难道贪图明年去给别人打工!”“书真个读不得了!”“退了学回家去吧。我看回家
的倒是满写意的。”“回家去,学费也赖了,好计策,我们一起去!”“谁先出来当榜样
?你们逃学的有个屁用,全国每年不知道有多少缀学的,有谁来管吗?”“我看,到上海
去做工也不坏。我们村里的小王,不是么?在上海什么厂里做工,听说一个月工钱有一千
五百块。一千五百块,能吃上顿饱饭呢!”“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!上海人才挤挤,好多
的厂都说要高学历,小王在那里做叫化子了,你还不知道?”路路断绝。一时大家沉默了
。清瘦的脸受着太阳光又加上酒力,个个难看不过,像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迸出来似
的。“我们年年读书,到底替谁读?”一个人呷了一口酒,幽幽地提出他的疑问。

  就有另一个指着远处大学的半新不旧的金字招牌说:“近在眼前,就是替他们读的。
我们吃辛吃苦,赔重利钱借债,出来读书,他们却搞教育产业化,说‘五千块钱一期!’
就把我们的油水一古脑儿吞了去!”“要是让我们自己定分数,那就好。凭良心说,52的
线,我也不想说低了。”“你这糊涂蛋,在那里做什么梦!你不见么?他们学校是将本钱
来开的,不肯替我们降低‘声誉’。”“那末,我们的书也是拿本钱来读的,为什么要替
他们担当声誉!为什么要替学校担当声誉?”“我刚才这么想:现在让你们沾便宜,栽倒
在这里;往后没得地方,就来控告你们的!”故意把声音抑得低低,网着红丝的眼睛向街
上斜溜。“真个没得混的时候,什么地方有学校,调个差点的西部学校是不会吃亏的。”
有点可怜的声口。

  “今年二月底,云南大学不是有马加爵杀人的事情么?”“马加爵砸了几锤子,打死
四个人。”“今天在这里的说不定也会去砸人的,谁知道!”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
决案。酒喝干了,饭吃过了,大家骑着破车回自己的宿舍。街头并不因他们的离去而冷清
清,依旧荡漾着诱惑的叫喊声。第二天又在一批破单车来到这  里停下。街上便表演着
同样的故事。这种故事也正在各处学校表演着,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。地主感觉到收胜的
棘手,便开会,发通电,大意说:今年考研特好,生源过剩,分数高涨,学生不堪其苦,
应请共筹救济的方案。教育界本在那里要做产业化的买卖,便提出了救济的方案:——(
一)由各大学自己划线,向各地招生,指定适当地点面试,按照1:1.2的比例,使分数保
持平的状态;(二)提倡研究生收费政策,使价高不至群相竞争,造成无校可读书;(三
)由教育部负责划线,定出高线,到34所高校结算完毕,再于4月1号公布。教育界是不声
不响的。

  社会科学家在各种杂志上发表论,从统计,从学理,指出分数高涨之说简直是笑话;
“分高伤教”也末必然,分即使不高,在商品经济和教育产业化双重压迫之下,教育也得
伤。这些都是高层社会里的事情 ,在“同学”是一点也不知道。他们有的粜了自己吃的米
,卖了可怜的牛,或者借了四分钱五分钱的债缴学费;有的挺身而也,被关在拘押所里,
两角三角地,忍痛缴纳自己的饭钱;有的沉溺在赌博里,希望骨牌骰子有灵,一场赢他千
儿八百;有的求人去说好话,向学校那里贷款,准备做一个正正式式的漏斗户;有的溜之
大吉,悄悄地爬上了开往上海的四等车
(zz)

回复话题
上传/修改头像

西安是哪个省的省会城市(答案为两个字)?

考研论坛提示:
1、请勿发布个人联系方式或询问他人联系方式,包括QQ和手机等。
2、未经允许不得发布任何资料出售、招生中介等广告信息。
3、如果发布了涉及以上内容的话题或跟帖,您在考研网的注册账户可能被禁用。

网站介绍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广告业务 | 帮助信息
©1998-2015 ChinaKaoyan.com Network Studio.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中国考研网-联系地址:上海市邮政信箱088-014号 邮编:200092 Tel & Fax:021 - 5589 1949 沪ICP备12018245号